冷CP爱好者,混迹欧美圈,欲哭无泪的无奈……

巍澜与朱白二三事 [一]

点梗一篇
谢谢小天使 @怜怜的百年好合羹 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另一个小天使点梗也会十一赶来的 @淮流 ,不要着急哦(´-ω-`)
至于我之前的,有小天使想看后续的话,评论里告诉我吧,我看看还能不能想起来要写什么了,最近真是忙的摸不着北了(>﹏<)给我点时间
谢谢大家了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占tag抱歉(>﹏<)

文思枯竭……要fong了
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嘛
有没有小天使来找我玩啊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求点梗,站在坑底出不来

【巍澜衍生】一见钟情,岂非你我(十二)

好久不见了……(我的错)
一直有小可爱在关心这一篇的去留
大家没离开,我也会一直都在😘
有什么想看的梗~随时欢迎点梗
谢谢小天使们(≧ω≦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二...

【巍澜衍生/动物组】往后余生 续(林远)

恩……最近过的不太好
真的很对不起大家,拖了这么久
依旧希望你们还有人记得我😂
有小天使提到了胃疼的梗
谢谢大家

自打遇见章远的那一天,林风就克制不住自己时不时等在章远的教学楼门口,两个人一起吃午饭,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,有时候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上一两句,但更多的时候只是两个人安静地走着,肩膀擦过肩膀,风掠过耳际,时间慢悠悠地溜走。

林风觉得自己可能疯了,一闭上眼便是在同一个梦里兜兜转转。

凉丝丝的风轻缓吹来,延展在天空的树叶是沙沙的回响,阳光透过叶隙洒落在校园的长椅上,熟睡的少年戴着纯白色的耳机,毛茸茸的米白色耳朵埋在柔软的黑发里,耳尖上一撮小小的棕色,一颤一颤的,睡着了也不安分。

男孩侧身...

抱歉占个tag

我还没有死,啦啦啦啦
我有罪,我忏悔😭
换到了一个见bygg,难比登天的城市(尽管它真的很大-_-||)
大家想看什么就请毫不吝啬地告诉我吧😣
我近期尽量更新
小天使们不要忘了我啊啊啊,求捞唉😔

【巍澜衍生】一见钟情,岂非你我 番外(夜光篇)

看电视上的光光看到喷鼻血(真血)
我妈:……
光光多可爱😄也很帅呀
狗血的一匹,这个梗我已经觊觎很久了,终于动手
近期要忙了,尽量更,主要看大家回馈吧
靴靴~

石墨这里:

https://shimo.im/docs/YwALi2ROLgctK4qJ/ 点击链接查看「【巍澜衍生】一见钟情,岂非你我 番外(夜光篇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微博这里:

https://m.weibo.cn/6485401045/4275686375613069

【巍澜衍生/动物组】往后余生(林远,鹿化)

动物组第二弹,林风×章远,远远小鹿崽设定
小章鱼真是太甜了,不忍心虐
(找我有事吗?我是这个山头最帅的——嗯,又刷了一遍采访,持续跳戏)

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……”

少年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着纸面,指尖描摹着黑色签字笔的一笔一划,干净利落的笔迹在散落的阳光下,温暖明媚,一个小巧呆萌的小鹿角随性地涂在页脚,看的林风弯起了嘴角,还真是可爱啊。

字里行间是诗句和注解,殊不知,窝在洒满阳光的课桌上,闭塞视听的少年,也有一个画情诗意的名字——林风。

苍苍烟林,飒飒远风,只是俊朗的少年心神却早已抽离了板书和粉笔灰,从半敞的窗户飞了出去,暖融融的阳光令人昏昏欲睡,就像那人一般。...

占个tag抱歉

打一波预告~
今晚动物组第二对,小鹿崽章远上线~
如果说赵云澜是我心中的少年臣,
那么章远就是我心里的白月光了⊙▽⊙
至于林风这个形象还是不太明朗,存在ooc大家见谅吧……
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提出来啊~
PS:这个小桌宠真是太可爱(≧▽≦)!一颗老阿姨的心啊!

【巍澜衍生】贪心 完(双罗,人鱼梗)

天黑啦,拉灯啦……
诱惑非非上线,终于写到鱼尾巴🐠开心!
罗诚(最佳助攻)我也不认识你,给你那么多戏份-_-||

罗浮生:“我要炸了青帮的码头。”

罗非:“……”

罗非侧头打量着喝豆浆的罗浮生,面色如常,好像刚才掀动血雨腥风的一句不过寻常人家茶余饭后的闲谈,只惹得罗非一阵头疼。

“我吃好了,去警局一趟。”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罗非擦了擦嘴,拿起桌上的黑色圆礼帽,快速撤离了现场。直到罗非的背影匆匆消失在街角,罗浮生才收回自己的目光,抬抬手指,一直掩身在暗处的罗诚训练有素地上前。

“查到了?”罗浮生半垂着眼,鸦羽似的眼睫遮住瞳孔中的神情,叫人看的不真切。

“是,和少爷猜的八九不离十。罗探长的...

【巍澜衍生】贪心 再续(双罗,人鱼梗)

北老师同款耳骨夹到货~开心fong辽
大家七夕快乐😊
希望北老师和居老师未来可期,要一直走花路啊!(≧▽≦)
这个七夕完结这一对,开始下一对~立flag

罗浮生梦见过海,但他从未想过是怎样的一双眼睛,能装下他梦中的一碧万顷。

罗非一动不动躺倒在地上,罗浮生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停滞了,揽住腰托起腿弯把人从地上抱起时,没有挣扎,也没有推拒,罗非只是眼神空荡荡的,随着罗浮生的动作仰起头。

那苍白脆弱的脖颈覆着一层薄汗,一种病态的美刺痛着罗浮生的心,而侧颈上黑青色的一点,又让罗浮生胸中以担忧为料的怒火加持了百倍千倍。

他罗浮生的人,还没有人敢动。

横冲直撞地撤离战场,罗浮生第一时间把人带回了阁楼...

1 / 24

© Paula.锡 | Powered by LOFTER